玉树有个“北京班”连续出了好几个高考第一名

玉树少年,北京栽培。北京市教委通过异地办班的方式,有效缓解了玉树高中学位短缺问题。“北京玉树对口高中班项目”成为当地的一块金字招牌。玉树人亲昵地称呼这个项目为“北京班”。

延庆第五中学的政治老师岳永梅,是高一年级北京班的班主任。她喜欢用“孩子”称呼刚认识两个多月的玉树学生。她笑着解释:“孩子们从两千多公里外的玉树来北京上学,我就是他们在北京的家长,他们都是我的孩子。”

学生们刚到北京,难免水土不服。一位学生身上起了红疙瘩,又疼又痒。大夫开了药,建议说:“每次涂抹前把药冷藏两个小时,效果更理想。”于是,岳永梅的作息时间调整了–“每天算着抹药的时间,趁着大课间或者没有课的时候,我就跑回家,冰药。两个小时后再回家把药取回来。”她摆摆手,“不是事儿,我家近,开车五六分钟就到了。”

每天多跑两个来回,一坚持就是半个多月。学生找到了“家”的感觉,下课了也喜欢拉着岳永梅聊天,还把家里带来的酸奶分享给她。

学生们在玉树上学时,是面向讲台坐。到了延庆五中,课堂提倡小组合作学习。为了更好地帮助学生尽快适应新的形式,岳永梅做了大量的细致工作。她说:“不仅是让孩子们找到团队感,更要让他们有获得感。他们在玉树时,排座位是按个子高矮。现在我还会考虑他们的学习基础,同桌基本都是一位尖子生搭配一位薄弱生,方便他们彼此互助。”

岳永梅心里有本账,班上有几位学生是从牧区来的,普通话听说有困难。“我观察他们上课的状态,有的孩子会把眼睛瞪得溜圆,仿佛睁大一点就能听明白一点。和他们说话时,我就特意放慢语速,尽量少用一些时髦的词,多用传统的词,减少他们的听说理解难度。现在每个人进步都很大。”

“因材施教,育人为本。”延庆五中校长孟宜安说,2019年9月1日,学校第一次迎来了39位玉树学生。今年,新高一又迎来了69位玉树学生。他们的课程安排和北京学生一样。我们还组织学生们去长城参观,了解延庆的历史;去参观世博园,了解延庆的现在。

最近,孟宜安和老师们忙着为高二学生规划未来。他说:“学生们要回到玉树参加高考,和北京‘六选三’的高考模式不同,他们是文理分科考。老师们要研究不同的高考特点,结合学生的基础水平差异,分层教学,帮助孩子们快速提高成绩。”

延庆五中北京班折尕求措今年上高二。他说:“我最喜欢学物理。因为北京的老师讲得好,不过也有些同学听不明白,老师就主动为他们开小灶。感觉经过一年的学习,我们进步都挺大的。我希望以后自己也能当一名老师,就像我的北京老师一样。”

“每一位北京班的老师都特别温柔,对我们很好。”扎西曲藏的家乡在玉树称多县,小姑娘说话已听不出乡音,“今年是我来北京上学的第二年。刚来北京的时候,我比较腼腆,不太爱说话,普通话说得也不是特别标准。老师们就变着花样鼓励我,主动给我创造发言的机会。我们学校还有很多有意思的社团。现在,我参加了播音社,也变得更喜欢交流了。”

其实,北京班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。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后,当地学校受损严重。为缓解学生就读压力,北京市负责玉树灾区高中学生就读周转工作。2010年8月起,北大附属实验学校开始接收玉树州初中、高中学生就读。为解决学位不足之急,2013年起又先后在北师大大兴附属中学、昌平区职业学校、北大附属实验学校、北京实验学校平谷校区、延庆五中举办玉树对口高中(中职)班,每年招生280人。

最近几年,玉树异地办学成果业已显现。北京第四批援青教育团队领队、玉树州教育局副局长刘建新介绍,2018年高考的全省藏理科第一名,2019年高考的全省藏文科和藏理科第一名,2020年高考的州藏理科、藏文科、英文科第一名都出自玉树州的“北京班”。今年高考青海玉树州英文科第一名曲周桑毛说:“我希望之后能再读硕士研究生,因为我觉得玉树特别缺少硕士研究生这样的高学历人才,我想冲一下,毕业之后再回到玉树建设家乡。”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